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即时新闻:
新闻

盛舒敏:阳光“Madam”

2017年03月25日 13:57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辛闻   

盛舒敏 派出所好民警 中国警察网
盛舒敏在辖区查看检查记录。

盛舒敏 派出所好民警 中国警察网
盛舒敏在辖区进行防范宣传。

  人物简介:盛舒敏,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虹桥派出所社区民警。

  盛舒敏喜欢别人叫她“Madam”。她记得小时候在香港警匪片,人家都称呼干练果敢的女警官为“Madam”。想象着自己有一天也能穿上帅气的警服,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Madam”,盛舒敏就觉得热血沸腾。

  长大后,她如愿以偿。2009年,盛舒敏从南京大学英语言文学系硕士毕业。当她的同学们纷纷走进外企,拿着不菲的薪水时,她却选择了当警察;当她那些同样有着英语专八证书的同行纷纷留在出入境等部门时,她却选择了基层派出所。因为,她觉得这样更接地气,能更好地为公众服务——于是乎,她成了上海学历最高的社区民警之一。

  虹桥派出所管辖的虹桥地区是上海境外人员,尤其是日韩台港澳人员的主要聚集地之一,其间涉外商务楼林立,外资企业众多。派出所专门挑出6位精兵强将组成涉外警务组,对21个境外人员集中居住小区、40多家涉外餐饮企业、5家涉外学校、近百家境外企业进行集中管理。盛舒敏负责管辖奥丁花园、嘉年别墅、虹桥别墅、富宏花园等8个别墅小区,辖区里境外人员约3900人,占居民人口七成以上。

  几年来,盛舒敏从一个文质彬彬的名校高材生变成在社区摸爬滚打、处理问题、矛盾游刃有余的“女汉子”。在她的社区里,越来越多的境外友人喜欢上了这位笑容腼腆的阳光“Madam”……

  领事官邸风波

  2014年3月底,盛舒敏被突如其来的一条消息吓了一跳。

  就在几分钟前,某国驻沪总领事官邸的工作人员报警称,他们刚刚接到一通恐吓电话,有一名男子声称要闯进官邸,拦截领事馆车辆,可能还要采取极端行为。

  身为社区民警,盛舒敏对这个小区非常了解。小区隐藏在一个很深的弄堂里,闹中取静,环境优美,一共只有16套独幢别墅,大多附有草坪和私家游泳池。有两家领事官邸坐落于此,是她社区警务工作的“必到点”之一……

  报案的这处官邸,系该国政府为其驻沪总领事特意购置,门口悬挂欧盟和该国国旗,享有外交特权。如果有人硬行私闯,甚至拦截领事车辆,将有可能引发外交纠纷。万一肇事者再情绪失控,采取极端行动,后果将不堪设想!

  盛舒敏心里砰砰直跳,像打鼓一样。她赶到小区,配合分局的人展开调查。

  经调查,此事因绿化养护费用问题而起,而打电话的人疑似曾受聘于前任总领事的花匠。

  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这名花匠。然而问题来了,前任总领事已于一个月前离任回国,而此前官邸工作人员并没有在物业管理处登记过该工人信息,也未通过市外办办理过任何相关手续,更糟糕的是,前任总领事的秘书在一周前辞职了。

  眼见线索一一中断,盛舒敏只能旁敲侧击,向小区物业经理、保安、环卫工人等人询问了解花匠的体貌特征、年龄、口音,同时设法从领事馆了解更多的情况。她用流利的英语与工作人员沟通交流,引导对方回忆一切细节,不放过任何一丝线索……终于,在两个小时后,她获得了一个手机号码。

  打过去一问,接电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原来电话不是花匠打的,而是他的老板打的。原来,不久前,前任总领事的秘书曾开过一张3000多元的收据给花匠,但并未实际支付费用。他辞职后,公司来讨要钱款,接手的人一查账目,不是已经支付过了吗?话不投机,双方便争吵起来,进而矛盾升级。

  盛舒敏在电话中循循劝导重庆老板:此事涉及领事交接,可能会有时间差,维权要走合理、合法的途径,绝不能逞一时痛快……

  可重庆老板仍然在气头上,闷不作声。

  盛舒敏继续讲明利害:如果你一意孤行,闹出外交纠纷,不仅本人要受到处理,而且传出去,公司名声坏了,谁还敢再雇佣你的公司?在商言商,名声最重要,为区区3000元闹出大麻烦,不值得。

  盛舒敏的话点到了重庆老板的穴位,他认真想想,是这个道理,电话那头的警察确实是在替自己着想。

  在盛舒敏的耐心劝导下,重庆老板终于同意合理协商,不再意气用事。

  尘埃落定,盛舒敏和同事们长舒一口气。

  会所里的“幼儿园”

  与其他同龄女孩不同,盛舒敏不爱逛街、不爱泡夜店,她喜欢“逛”社区,一有时间,就泡在社区里听民情、访民意。在她的眼里,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每一季的社区都有不同的风景,让人着迷。在逛社区的过程中,她也发现了许多新情况。

  去年年底,盛舒敏“逛”到一个小区会所,听闻一阵朗朗读书声。循着声音走进去一看,房间里正有十几个韩国小朋友坐在小板凳上,神情专注地跟着两位老师读书,房间里的玩具散落一地。

  仔细一打听,才知道这是一家家庭式“幼儿园”,专门给韩国学龄前儿童上课的。可是这家“幼儿园”并没有营业执照或办学许可证,老师也都没有教师资格证。同时,从安全防范的角度来看,“幼儿园”里既没有消防器材,也没有安保人员,就连校车也是租用的普通面包车,这让她很是担心孩子们的安全。

  回到派出所后,她向所里反馈了这个情况,也引起了派出所领导的高度重视。涉外警务组做了一次地毯式排摸,发现这样的家庭式“幼儿园”还真不少。有的开在会所、活动中心等公共场所,有的开在居民家里,人数从几人到几十人不等,但都没有正规证照。

  得知这种情况,盛舒敏开始对小区里家庭式“幼儿园”进行走访。见“Madam”上门,一位韩国主妇一脸的不理解:我本来就是家庭主妇,自己有两个孩子,现在帮朋友多带几个小孩,收点生活费,这也不行吗?盛舒敏为她详细讲解了其间存在的安全风险、法律责任,指出如果出了意外她是要负相关责任的,吓得韩国主妇直伸舌头,连忙表示这样的“好人”做不得。

  那么,家长为什么不把小孩送进正规的幼儿园呢?

  盛舒敏了解到,虹桥地区现有韩国居民约一万人,却没有一家韩国幼儿园。如果选择进正规的国际幼儿园,每月动辄三四千元的费用让不少中低收入的家庭望而却步;而要想申办民办学校、幼儿园,因为涉及教育、工商等多个部门,许可证很难申请,如果要招收国际学生则更是难上加难;同时,许多韩国家长虽然身在异国他乡,却依然希望自己的小孩受到正宗的韩式教育,从小就开始学习韩国文化……如此种种,导致各种没有办学资质的家庭式“幼儿园”应运而生,大受欢迎。

  应对此事,宜疏不宜堵,不能简单一关了事,而是要从韩国居民的需求出发,找到一个双赢的办法。经过多方协调沟通,盛舒敏等人将所掌握的情况写成详尽的调研报告递交给了虹桥镇政府、分局出入境等部门,为有条件办学的争取办理合法证件,对没条件办学的坚决予以取缔。

  与此同时,盛舒敏和同事们还四处奔波,为这家幼儿培训机构寻找场地,协助办理相关证照,让家庭式“幼儿园”从“地下”走向了公开。

  听到韩国家长们的一声声“康桑哈密达”(韩语感谢的意思),盛舒敏的笑容像花儿般绽放。

  都是狗狗惹的祸

  俄罗斯人伊凡洛夫是个职业外交官,公务繁忙,经常夜出晚归。楼上的邻居袁先生是位上海人,为排忧解闷,家中养了一条小狗。

  平日里电梯里遇见,伊凡洛夫总是拎着公文包,一副忙忙碌碌、脚下生风的样子。即便如此,他也总不忘冲袁先生礼貌地点头笑笑。

  可是,某天凌晨,邻里间的这种和睦却被打破了。那天深夜,伊凡洛夫喝了不少酒回家,正晕晕乎乎准备休息。突然间,楼上传来一阵狗叫,扰了清梦,他顿时火冒三丈,忍不住冲上去理论。

  重重的砸门声盖住了狗叫声。门开了,袁先生面带不悦出现在门口。醉醺醺的伊凡洛夫与袁先生发生了争吵,他甚至还借着酒劲,用手打了袁先生脸部一下。

  矛盾升级,虹桥所的民警很快赶到现场。伊凡洛夫气急败坏地说:“楼上狗叫影响了我休息,必须让狗的主人向我道歉。”袁先生同样在气头上:“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再怎么样也不能打人啊,你必须向我道歉并赔偿医药费。”

  盛舒敏了解情况后,先与袁先生进行沟通。经过调查,袁先生养的小狗没有办理过狗证。袁先生表态:“不能养就不养,我可以把小狗送给朋友,但楼下的俄罗斯人必须向我道歉,打了人就必须受到处理,这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你是中国的警察,必须维护我们中国人的利益。”

  盛舒敏又去找伊凡洛夫,他没在家。盛舒敏只能关照小区保安,只要见到伊凡洛夫回家就立即给她打电话,再晚也要通知她。

  事发第三天,晚上8点多钟,盛舒敏接到了保安的报信电话,她赶紧赶到伊凡洛夫家。

  门一开,飘出伏特加的浓烈味道。盛舒敏婉婉道明来意。可是伊凡洛夫根本不承认自己动了手,至于道歉赔偿,更是想都不要想。沟通失败,盛舒敏碰了一鼻子灰。

  此路不通,就另找他路。一个偶然的机会,盛舒敏了解到伊凡洛夫恰好有个要好同事住在同一个小区,就来了招曲线救援。盛舒敏找到这位同事,诚恳道明来意,请他从中做些劝解工作。同事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最终被中国警察解决问题的诚意和不厌其烦的工作态度打动,表示会寻合适的时机劝导伊凡洛夫。

  与此同时,盛舒敏也趁热打铁,做起了袁先生的工作,给他讲远亲不如近邻的道理。

  果然,双管齐下的策略终于有了效果。经过多次上门工作和电话联系,伊凡洛夫与袁先生终于握手言和,达成调解协议。袁先生对狗叫声打扰邻居休息表示歉意,并已主动将小狗送走。而伊凡洛夫也对当日打人一事致歉,并当场赔付给袁先生500元医药费。事情总算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用洋居民听得懂的“群众语言”

  社区里有着许多洋居民,如果能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让他们为小区治安出力,那么,社区民警肩上的压力就会减轻许多。盛舒敏认为,作为涉外警务组的社区民警,和中国居民打交道时要用他们喜闻乐见的“群众语言”,想方设法走进他们的心灵;和洋居民们打交道时同样也要用他们听得懂、喜欢听的“群众语言”,找到共同话题,熟悉了以后才能取得理解和支持。

  美国人杰克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盛舒敏与他的结识源于一次案件回访。2013年下半年,家住华光花园的杰克遭遇了入室盗窃,窃贼从他家阳台翻进一楼家中,盗走了锁在抽屉里的两三千元钱。

  案值虽不大,杰克却很生气,光天化日,也太让人没有安全感了,所以面对上门来访的盛舒敏,他毫不客气地质问道:“Madam,你们这里太不安全了。我要在家里放把枪,只要有人闯进来,我就开枪打他,可以吗?”

  盛舒敏赶紧说“NO,no,no”,向他解释,在美国私人持枪是合法的,可是在中国私自持有枪支本身就是违法的,更不要提开枪打人了,正当防卫也是有限度的,只能制止对方的犯罪行为而不能过度。

  听着盛舒敏一口地道的美式英语,中间还夹杂着许多美国人爱用的俚语,杰克的脾气渐渐消了,转而详细描述起家里丢了什么,钱是放在哪里的,自己何时出去、何时回来的,家里最近来过哪些人,重点怀疑对象是谁等等……

  而盛舒敏也带着他到保安中心调阅附近的监控探头,查看是否有可疑人员出现过,同时她发现因为周边灌木丛过高,遮挡了摄像头的视线,所以未能拍到入室行窃人员的身影,马上叮嘱物业尽快修剪绿化。

  社区里,像杰克这样被“收买”过来的洋居民越来越多。盛舒敏的心得是,社区警务要搞好,必须依靠群众力量,洋居民也是力量的一部分。要想和他们交上朋友,不仅要用他们听得懂、喜欢听的语言,更要用心用情用智慧。

  尾声

  在吴中路1100号炫润国际大厦,坐落着上海第一家外国人管理服务站——闵行虹桥外国人管理服务站。服务站由分局出入境办和虹桥所民警轮流值守,为居住于此的外籍人士提供“住宿登记申报、签证延期”的一站式服务。自2012年1月13日挂牌至今,已办理外国人临时住宿登记6000余人次,就业类居住许可延期400多人次,为众多外国朋友提供了便利。

  盛舒敏是服务站的专管民警之一。她觉得,服务站不仅是形式上、内容上的创新,更是理念上的转变。不管是中国居民,还是洋居民,只要是社区里的居民,都是社区民警的服务对象。而让虹桥的居民们住得安心、开心、放心,是她和同事们的终极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们无怨无悔!



责任编辑:周杨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